•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頁 > 讀書 > 故事 > 正文

    從魏則西到雷洋事件,中國官員該如何說話
    2016-05-23 10:11:37   來源:   評論:0 點擊:

      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新著《公開,才有力量》座談會在北京舉行! ∫宰屆襟w說話,天塌不下來等名言為公眾熟知的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出版了他的第二本新書《公開,才有力量——輿論危機化解十法》

      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新著《公開,才有力量》座談會在北京舉行。

      以“讓媒體說話,天塌不下來”等名言為公眾熟知的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出版了他的第二本新書《公開,才有力量——輿論危機化解十法》(以下簡稱《公開,才有力量》)。相比較第一本《打開天窗說亮話》多從媒體角度表達信息公開的方式,此次出版的新書則更多地面向官員,教他們“說話”。

      武和平新著《公開,才有力量》。中國社會科學網圖

      5月18日,由人民出版社、中國傳媒大學媒介與公共事務研究院聯合主辦的輿論危機化解之道暨公安部原新聞發言人武和平新著《公開,才有力量》座談會在京舉行,二十余位專家學者出席。其中包括被稱為新聞發言人“黃埔第一期”的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及北京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原主任王惠等人,眾人探討中國新聞發言人制度的發展及政府輿論危機的應對之法。

      從公安部新聞發言人崗位上退下來近4年之后,武和平仍然在琢磨怎么才能讓中國的官員面對媒體時,敢于說話、善于說話。

      回顧自己8年的新聞發言人生涯,他認為,新聞發言人是重要的一環,是連接黨委政府部門與媒體公眾之間的橋梁,也是政府部門公共關系的形象師。

      而能讓新聞發言人足夠“機智”的,就是這新聞發言人的“機制”。

      教官員“說話”的操作手冊

      卸任公安部新聞發言人崗位后,武和平轉身歸學,致力于新聞發言人的教學培訓。

      《公開,才有力量》是武和平繼《打開天窗說亮話》之后又一部關于“說話”的力作,側重解決官員不會說、不善說的方法問題。以武和平個人體會結合實戰案例,研究政府和社會組織如何善待、善應和善用媒體,在突發事件中如何面對鏡頭答客難,如何因勢利導,化解危機。

      “我們現在辦了60多期各條戰線的培訓班,包括院長、市長培訓班,通過講學教學相長。在講學過程中我深感各界黨委政府、國企,包括軍方對政務企務公開和輿論引導的高度重視,同時他們也在實踐中遇到了大量的挑戰性的問題和困惑。”武和平在座談會上介紹。

      “面對記者的麥克風和攝像機,官員如何克服緊張情緒?平常說話言語滔滔,一對閃光燈,兩腿戰戰,渾身發汗。如何面對刁鉆古怪的提問,避免口塞,說出雷人之語。如何面對來勢洶涌的網絡突發事件?為什么初衷良好,發布會仍然存在著不少正面信息負面解讀、庸俗理解的現象?網絡意見、民意公意與法律意志究竟是一種什么關系,在當前這種輿論生態下怎么讓它釋放政治能量?”武和平介紹,為了回答這些問題,他結合教學互動和大量的實際案例分析完成了新作《公開,才有力量——輿論危機化解十法》。

      武和平在會上介紹,“當今媒介化時代,講話、說話講導向,舌尖有政治,傳播有規律,新聞發言人是一項很專業的工作崗位,既要解決道的問題,又要解決術的問題,即講究技術也講究藝術。”他指出,如果前一本書《打開天窗說亮話》講公開之道,這本《公開,才有力量》則講公開之法,道術結合,互為融通,目的在于解決目前官員不敢說不善說的問題。

      “這本書上半部五章就為什么提出問題給予解釋,下半部五章就怎么辦提供對策和方法,其核心觀點就是公開二字。同樣是大地震,將唐山的信息封閉與汶川的透明開放相比;同樣是非典,將前期的人心惶惶,與后期的群防群治相比;同樣是災難事故,將天津港口在爆炸中的發布失策,與東方之星客輪翻沉的輿論引導相比。一次次說明說話的觀念機制和方法的重要性,這本書致力于探尋其中的規律,提供善待善用媒體的路徑,落實到一招一式的方法。上至議題設置,下至發布會的準備,具體到發言人的一言一行,直到操作層面的動作論,重要環節的全供給,努力使這本書成為貼近實戰的教案和實操的手冊。”武和平介紹。

      在該書中,武和平以“7·23”動車事故為例指出,高鐵不是速度問題,而是態度問題;是危機化解的軟實力出現了故障;不是新聞發言人不夠“機智”,而是發言人缺乏“機制”支撐。該事故的新聞發言人一方面要面對媒體介紹真相,另一方面又有身后無形之手在左右著他的思維,決定著他的嘴巴。與此同時,他又是在缺失后援機制支撐、對現場情況一無所知的情況下走上了發布臺。

      武和平認為,作特別重大事故的首場新聞發布會至關重要,其負有向國內外媒體和公眾表明態度、介紹事態狀況和救援舉措的使命,并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今后的議題導向。

      “有的官員面對鏡頭渾身發汗不知道說什么、怎么說。”武和平說,寫作這本書的核心觀點就是“公開”二字,民眾對政府的信任源于公開,透明度決定公信力,而公信力則決定話語權。

      中央電視臺主持人白巖松在座談會上發言。

      未來政府需要“搶著”說話

      “新聞發言人的角色永不退休。”中央電視臺主持人白巖松在座談會上表示,自2003年新聞發言人制度建立以來,過去13年里,政務公開的事業需要新聞發言人;而未來,在輿論、新聞發布和信息公開透明方面,中國邁上了一個新臺階,也意味著更大的挑戰。

      白巖松指出,今年中辦、國辦聯合下發了《關于全面推進政務公開工作的意見》,這表明黨務和政務都要信息公開了,這是社會公眾需要注意到的變化。

      此外,白巖松還提出,今后新聞發言人不再是個人,而將正式成為制度。“過去我們常常只關注新聞發言人,但實際上他們并不能承擔起千頭萬緒的新聞發布(工作)。”白巖松說,社會應更加關注新聞發布制度及其背后的秩序。

      “過去是讓媒體說,現在是要讓政府主動來說,否則危機四伏。”白巖松以近日江蘇、湖北等地高考“減招”風波為例,指出政府新聞發布仍處于被動狀態,未來政府不僅要主動說,還要“搶著”說。

      白巖松認為,政府信息公開不僅需要方向,還需要方法,“好的新聞發言人不僅智商高,更要情商高。”近日出現的“只論黨性不論人性”之語就是情商極低的表現。

      要當一個好的新聞發言人,白巖松表示,既要站在政府一方,也要站在媒體一方,單純考慮哪一邊也許都是錯的。站在中間不是左右為難,而是兩邊都做建設者。

      政府官員需要“有溫度”地說話

      “新聞發言人承擔了重要的任務。”北京市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原主任王惠指出,第一要會說明,告訴公眾事情的來龍去脈;第二要會交流,通過媒體這架橋梁來關注受眾的感情。

      “世界需要你說話。”王惠提及“非典”時期北京市召開的9場發布會,她認為,那9場發布會挽救了這個城市。因為一場突發事故發生后有兩條戰線,一條是處理事故,另一條就是與社會溝通。

      王惠表示,面對突發事故,就是要敢說話。“我們總是在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就要面對更大的危機。”王惠說,那就是互聯網。在自己說話之前,互聯網上的聲音已經鋪天蓋地,在這之后再發聲,就太遲了;多加粉飾不說話,就是不尊重百姓。

      “官員有基本的文化素養,應該知道怎么說。”教育部原新聞發言人王旭明認為,問題就在于官員們“不說”。

      王旭明說,過去沒有這么多的官員公開面對社會說謊,而如今有“某局長”對著鏡頭連自己的局長身份都能否認。“說什么”、“怎么說”是重要的,但新聞發言的倫理性原則比“怎么說”更重要。政府現在最缺乏的是“態度”,尤其缺乏“有溫度的態度”。

      從魏則西事件、到雷洋事件,再到江蘇等地的高考招生問題,王旭明認為,這些事情不斷地出現,有關方面都欠當事人及其家屬一聲道歉、一句同情的表、一句有人情味的問候。

      “不管雷洋是怎么死的,就不值得送一句同情嗎?”王旭明說,如果官員都沒有人情味,將會很可怕。未來不僅要靠智商治國,更要情商治國,這情商就是對人民群眾的情。

    相關熱詞搜索:中國 官員 事件

    上一篇:6件細思恐極的人形藝術作品透視人類未來
    下一篇:《秀麗江山之長歌行》今晚開播 林心如婚訊后首現熒屏

    分享到: 收藏
    一级毛片全,老师穿黑色丝袜啪啪图片,free tube性欧美婬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