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6gggc"></td>
  •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首頁 > 便民 > 工具 > 正文

    記憶那永不忘懷的舊事
    2018-03-10 16:18:23   來源:轉載 作者:張輝健   評論:0 點擊:

    每個人的腦海里,或多或少,總有那么一絲絲難以抹去的記憶;蚯,或友誼,或故鄉,或某一個城市的印記。伴隨著夜色中那一船星輝的閃耀,頻頻于心頭間雀躍。
       每個人的腦海里,或多或少,總有那么一絲絲難以抹去的記憶;蚯,或友誼,或故鄉,或某一個城市的印記。伴隨著夜色中那一船星輝的閃耀,頻頻于心頭間雀躍。

      獨自走在北海大道上,那一陣陣北風吹過,讓我有不免有點瑟瑟發抖,縱使如此,我依然漫步,找尋那多年以前的記憶。望著這燈紅酒綠的街道,最初的面貌已然不復存在,林立的高樓代替了以往的雜草叢生。數十載的光陰,抹去了貧窮的塵埃,穿上那一身嬌艷的嫁裳。星空如此璀璨,慢慢勾勒出腦海中那歷史塵埃的印記。


      初三畢業那會,我籌足了車費,跟著村里人一起到城里打零工,賺取一點微薄的生活費。

      在我的記憶中,那些打零工的人們都是各自帶著鏟子、鋤頭等工具,集中在那道路邊的樹蔭底下,只要一有人來叫人去做事,便一窩蜂的跑上去詢問。我們管這樣的工作叫做“天水”。打小爸媽、外公就經常在我耳邊提起“天水”,那會由于小還不明白,直到我親身體驗了這樣的生活,才明白他們眼里“天水”的含義。是啊,像這樣的工作,別人來要,你才有工作,才能拿到那一點微薄的工錢,這又和天上落下的水有何區別。如果遇上雷雨天氣,一天的時間也就白白浪費,卻又沒有任何辦法。用鄉下的話來說:“上天給你吃,你就得感恩戴德,不給你吃,你也沒有任何辦法。”因為剛到這里不久,還沒來得及準備任何工具,我只能獨自坐在路邊那蔥郁的榕樹下,看有誰來找人做那些搬搬撿撿的工作?粗沁^往的車輛斷斷續續,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然而還沒有做到任何事情,這一天的生活費也得不到著落。就在這時,有個老板騎著一輛摩托車來說要兩個人去裝一車柴,只給三十塊錢。其他的人覺得三十有點少,就徑直走開,繼續在那玩著他們的撲克。一想到還沒有做到任何事情,今天的生活費也還沒有著落,我便答應了老板,自己去裝那一車的柴火。這八月的天氣,正是一年中最酷熱的時期,毒辣的太陽無情的燒灼著大地。一個小時下來,盡管大汗淋漓,還是能夠順利做完老板交代的工作,并且開心的領到第一份微薄的三十塊錢“工資”。

      拿著這三十塊錢的工資,應該好好犒勞一下自己,便到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一瓶一塊錢的礦泉水一飲而盡,快速的跑回大家聚集的地方。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接下來的工作也就很容易接到手了。剛回到,就發現有人來叫去一個建筑工地搬鋼管,價錢是每噸五十塊錢。碰到這樣的機會,我哪能輕易放過,便二話不說縱身一躍,爬上了前來叫人的那輛貨車上。不一會功夫上來了三四個人,司機就開動著車子前往工地去了。這一堆鋼鐵疙瘩,在經過毒辣的太陽洗禮后,顯得非常燙手,可這并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懼怕。大家分工明細,利索的在這片狹小的空地上舞動精彩的“組裝藝術”。當夕陽西下,當黑夜來臨,這一車滿滿的鐵疙瘩,終于完畢。司機也啟動了車子,拉到附近一個加油站那里過磅。此時我也才得知,這滿滿一車竟有六十噸,因此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分到七十多塊。雖然這活有點臟,雖然也被這鐵疙瘩燙到起泡,但一想到那七十多的“工資”,這些都無關緊要了。拿著這一天的工資,和朋友們一起打打鬧鬧地回去,順便打了一份五塊錢的快餐回去享用后,便早早沖涼,伴著徐徐夜風進入夢鄉。


      或許是因為從小在貧窮中度過的歲月,或許是長輩的諄諄教導的緣故,使我養成了節儉的生活習慣。這“天水”的工作,使我明白來賺錢的來之不易,懂得了長輩們的良苦用心的教導。如今這一社會群體,人們給了他們一個可愛的稱號“農民工”。他們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燃燒著自己的年華,去建設那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他們做著最危險、最臟的勞動,吃著最廉價的食物,給予兒女無窮的愛,帶給我們這璀璨華麗的都市。

    相關熱詞搜索:舊事 永不 記憶

    上一篇:支持中小企業創新 打造實體經濟新態勢(下)
    下一篇:最后一頁

    分享到: 收藏
    熟女人妻视频,免费大黄在线观看污污污,日本熟妇色
  • <td id="6gggc"></td>